Photographs in 2023

这里有照片,还有些故事。这里竟然还有酒,想不到吧。

没有相机,没有技巧,全是感情。图片较多,注意流量。


外婆家的狗

外婆家在乡下,是一栋几十年前盖的房子。

用“栋”来做为量词,在这里貌似显得有些奇怪的。说到“栋”,总想着是好几层的楼房,而外婆家只有一层楼。按照他们那辈经常用的表述方法,通常是不说房、楼这样的词的,而会说有几间“屋”。

家里的亲戚们商量了好两年,终于决定要在今年盖新屋了。准确的说,是盖新楼,因为现在确确实实是有着三层的楼房了。

大人们对记录往往没什么兴趣,而我对过去的东西却有种留恋,虽然外婆家跟我的人生轨迹几乎没有任何交集。在记录和存储形式多样、成本低廉的现代,多留存些记录倒也没什么不好。或许,等我母亲老了的时候,我翻出那已经无影踪的古老的房屋,她会觉得开心吧。至少,能成为聊天的素材。

图片中外婆家的狗名字叫做“地蛋”,十分接地气,在方言中,大概是“土豆”的意思。外婆家一直养着一只狗,在我小时候的时候,还不是这只。之前的那只是一只黑狗,瘦巴巴的,还很凶狠,并且不认人。即使我去了很多次外婆家,那黑狗见了我还是会狂吠不止,让幼小的我十分害怕。现在这只名为地蛋的狗,倒是对我十分友好,至少见过我几次之后,再去外婆家时,它已经不会乱叫了。

使用家中的旧相机 NIKON D3100 拍摄。对焦对到了奇怪的地方,好在是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来。


第二次去酒吧

记得当天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原本的打算是吃完就乘地铁回学校的,但是被他,或者说是他们拐去了酒吧。

我是拒绝酒精的。虽然我不觉得酒多么难喝,但是至少它们不如可乐给我的快乐多。在我心中,酒精是只有在“想做点出格的事”的心情到来时,我才会主动选择的饮品。

说起来,我已经、早就是成年人了,喝酒已经不算出格的事情了啊……但是从小到大的对于“酒是不能沾的”思维惯性,还是延续了下来。

第一次去酒吧,大概是在2021年。第一次去酒吧的理由也不是很明确,应该也算是被拐去了酒吧。事情的由来是室友交到了一个女朋友,至于是他自己要让我们一起都认识认识,还是其他室友嚷嚷着要认识一下,从而去的酒吧,我也不得而知。在酒桌上,还玩了“酒桌游戏”,掷骰子拼点数什么的,我只玩过那一次。

第二次去酒吧则是在去地铁站的路上,木声和楠浩然说道有个 VTuber 开的酒吧在这附近,遂被拐去了酒吧。

我是几乎不看 V 的,我自然是对这种事情不明了,但是那两人却对此熟络得很。到了酒吧,的确充满了二次元气息,比如一进门的大竖屏上显示着某个 V 的立绘 Live2D。说到底,VTuber 、皮套什么的,真的还算是二次元符号吗?总觉得这种东西已经逐渐大众化了。

那晚,酒吧人很少。虽然酒吧不大,但也只零星坐着几个人。酒吧还有个小阁楼,类似 loft,那上面也有一些座位,可以俯瞰楼下的舞台,视野很好。记得二楼的座位是有人数了最低消费限制的,但是由于没什么顾客,店员也就同意了我们在二楼入座。

起初舞台上是没人表演的,也没有乐队。后来,有两个女生去台上表演了节目,唱了几首歌,其中一首是《secret base ~君がくれたもの~》,不愧是二次元酒吧。

喝酒对我来说都算“出格的事”,那么来酒吧就更是不言而喻了。但既然来了,什么都不点也不是个味儿。都走到这一步了,就差临门一脚了!我决定点一杯酒。菜单里面也有一些 VTuber 的插图,她们好像还是个团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酒”。我点了一杯看起来很好看、很特别的酒。

店员送上来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她问我是否要拍摄,当时我还一头雾水,我说不用。直到她往里面加水,干冰迅速升华,才变成这种雾气升腾的样子,这下我知道她为什么预先询问我是否要拍摄了。

真正用来喝的酒是插在干冰杯子中的那瓶绿色的、用看起来像圆底烧瓶盛着的液体。

至于这款酒的名字叫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

教堂

NO COMMENT.

停车场

如果读者还有印象,我的 2022 年的文章《雪❄》的头图用的就是一张类似的照片。那时是在秋季,而这张照片是春季拍摄的。

当时说照片里拍摄到了后面女生宿舍中晾晒在阳台的内裤,还被我做了消除处理。这张照片很安全,什么都没有。

虽说四时之景异也,但是冬季光秃秃的树枝会显得单调,夏季的树叶的绿色则会更浓郁些,与这张照片的差别已经不大了。

我还在这同一个位置,拍摄过此处夜晚的景象。

听见从前夜晚与秋天上紧的发条和嗡嗡振动的时间线。

日料店

去了一家装修很有氛围感的日料店。

上大学前,从来没吃过日料。第一次吃,是在2021年,直到现在,我还对那家的鳗鱼饭记忆犹新。但是这家店在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已经关门大吉了。

在这座城市中,日料是偏贵的消费品类了。虽然能品得其中的鲜香之味,但是对我来说,又有些清淡了。更多时候,馋的不是日料,而是品尝异域美食的新鲜感。

城市里有一家人均两千块钱的高端日料店,我连它的门口都没去过,更别提吃了,消费不起。

哈利波特,胶囊旅馆

在写毕业论文的空闲之余,嘛,虽然是完全不空闲,但是我还是跑出去玩了。我先去天津找了朋友,而后和他一起去北京。北京我在 2018 年的时候去过一次,这第二次来,是奔着环球影城去的。

我还是很喜欢游乐园的,特别是有知名ip的游乐园。2018 年去过一次上海迪士尼,而迪士尼的许多动画我都特别喜欢,所以玩得很开心。一直想再去一次,但是没有机会,也没人一起去。我想找一个同样喜欢迪士尼、游乐园和旅游的人一起,但是身边没有人满足这些条件。

至于环球旗下的那些ip,我虽看过一些,但是喜欢的少。变形金刚我是看过很多,记得有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看一部,把变形金刚的电影都看的差不多了,可惜留在我脑海中的剧情和感受不多。小黄人和功夫熊猫我倒是更加喜欢,但是环球影城中的这两个区域好玩的不太多。而哈利波特嘛,我是完全没看过。

虽然对ip不太喜爱,但是好在游乐设置足够好玩。尤其是过山车,失重感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当天坐过山车时,还遇到了故障,快排到我的时候,停运了。园区方为了息事宁人,给了我一张“快速通”。本想着用在一个需要排很久队的地方,结果一天行程满满当当,安排的好的话也不怎么要排队,最后这张票便留下来作纪念了。

哈利波特区域很有意思,特色的建筑给人的代入感很强,仿佛穿越了一样。晚上城堡的灯光秀很绚丽,可惜我完全不知道都是些什么内容。

欢愉只能得五十九分。

从北京离开后,我又和朋友回了天津玩了一天。听了场相声,逛了逛城市街景。想起朋友跟我讲的一个笑话:天津什么最好玩?去高铁站20分钟坐到北京最好玩。

一天的时间太匆忙了,也没安排什么计划。比较有意思的是要离开的那个中午,去一个商场吃午饭,那个商场正巧在搞原神的活动,很有氛围。还有很多 Coser,挺有意思。

去天津的时候正临五一假期,酒店几乎都被订满了。虽然朋友说我可以去他的学校,睡他宿舍里的空床,但是这么打扰他和他的室友不是很妥当。最后随便定了一个如家的“单人间”。办理入住的时候,前台跟我说房间比较小,不过现在也没别的房间了。我当时还不以为意,直到我上电梯进了房间后,才感到震惊。这房间就是在走廊的过道旁装修的一小间,应该就是一个杂物间、洗手间的空间。

小时候听说过那种“胶囊公寓”,当时还觉得挺好玩的,很温馨。实际住过之后,则是觉得太小了。好在是有个卫生间,还可以洗澡。不过这个卫生间连门都没有,因为没空间安装门了。图中的房间宽度即是整个房间的宽度。窗帘外侧就是酒店的走廊了。没错,这个房间往走廊开了扇窗户。


离开这座城市之前

当夏天到来的时候,就意味着我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我带着偏见来到这里,最后却是带着不舍离开。

我与这座城市并没有太多的联系。四年的时光中,有一学期我在家未能返校,有一学期我返校了却在学校宿舍里上网课,有一学期学校不允许学生出校,还有太多日日夜夜的临时管控。直到今年的春夏,我能够自由地出入围墙之时,我才开始以一个在这里生活的人的身份,来观赏这座城市。

我终于能够好好地看这座城市,可以从学校骑着共享单车前往我想去的公园,到最后,我不看地图导航就可以骑十几公里前往我想去的目的地;我庆幸校门口的餐馆没有关门,让我时隔三年还能尝尝刚到这座城市时的陌生味道;我成为了东门外板面店的常客,老板在我毕业时免费为我加了一餐。

当在校园里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着明确的“剩余次数”的时候,总想着要以多么青春的方式来结束这段生活。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临,那些风花雪月的诗,那些激情洋溢的岁月,都不再与我相关了。我既不会吟诗作赋,也没有找到年轻的疯狂,一切都顺其自然地,在笤帚、拖把和垃圾袋的陪伴中,在夏日的闷热雨夜中,静悄悄地结束了。 我固然知道在当下,时空可以多么得近在咫尺。但在这个城市里我所做的一切,在这个城市里我所认识的人,都几乎不会再与我相关了。宿舍门被锁上的那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永远地被封印在里面了。

勒是雾都

很现代,也很古老。很多楼房看上去居住密度特别高,不知道实际怎么样。有密密麻麻的楼、楼梯,“都市感”很强。

去重庆的那几天,天公不作美,一直阴雨。不过倒是应了“勒是雾都”这句话。

重庆的轨道交通很有意思。

夏之印象

一直生活在内陆,对于海还是有些向往的。上次看海是在 2019 年夏天去了厦门,2021 年那会儿想去大连一趟,碍于疫情和经费,没有实现。这次去了青岛看海。本来还想去沙滩上玩会儿,但是公告说受台风影响,不让游客入内。遂作罢。

乡村

房屋,车,云,电线杆。有点悠哉日常大王的味道了。


秋天的我并未抓住什么,匆匆到了冬季。但实际上今年至今为止的冬季也没抓住什么。

痛恨早八!

但是如果起早了,我会去吃麦麦的早餐,所以早八好。

喜欢早八!

入夜的街道

朋友买了小米14,我决定用我的 S23 和他在摄影性能方面一较高下。

结局:小米赢了,徕卡赢了。

但是我还是把我觉得不错的照片留了下来,是最后一丝余晖下的匆忙的街道。


番外

未尽之事

是写完了却没有发表的文章,不知何日能再见了。

原神摄影也是摄影

在最早水仙十字院故事中,这片区域在任务完成后就无法进入了。很高兴在后来的版本,在水仙十字院的故事讲完之后,我能够再来到这个地方,「真正的安眠处」。

“永远沉湎于过去的梦难道不行吗?”

“或许真相确实不重要,但是未来很重要。

“就让我们的旅途彼此交会吧。让我们在沙漠、在深林、在雪原,在失落的夷斯古城、阿卡狄亚、黄金的亥珀波瑞亚留下足迹。”

而我,也要从过去的巨大影子里逐渐迈出脚步。无论是莉莉丝的回忆,还是玛丽安·吉约丹的回忆,都不能代表现在的我。

「真正的安眠处」的背景音乐中文是“安逸的静水”,英文却是“安的静居处”。


使用 NIKON D3100、OnePlus 7 Pro、Samsung S23 和「留影机」拍摄,爱来自桜庭夜。

评论

  1. 6 月前
    2024-1-09 3:24:21

    我倒是觉得唯有过去的时间以某种形式记录下来无论是以照片、视频还是更古老的文字才会被赋予形体富有实感与意义,这样回过头来看过往才算是没有白过嘛。用照片回忆应该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了,我今年写的年终也靠的是翻相册回忆的(大抵是应对不常写日记的偷懒办法
    桜庭夜拍的照片都很有意境嘛,蕴含感情与故事的才是好照片!(还是那么爱悠哉日常大王(笑

    • 店长
      6 月前
      2024-1-09 17:50:12

      谢谢夸奖!
      我以前是不怎么拍照片的,只执着于文字的记录,而现在则在尝试用照片来作记录和补充了。在这个当下,以及未来,视频(以及更多样的视频:360全景、混合现实 .etc)应该会成为新颖的,而后是主流的记录媒介了,然而我连拍摄最普通的平面视频都没有习惯23333。
      我也很偷懒。文章里的很多照片对应的事,在发生和记录的当时有着文字记录和更新博客的冲动,然而一直拖成了现在的杂烩式更新。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moji
2233娘
kumiko
蛆音娘
原神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4 桜庭夜 | 杂话铺子
Theme Arg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