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世界中的几件趣事

或许算得上是生活中闪闪发光的瞬间。

网络世界也不大嘛

已经不记得几年之前我的朋友给我讲述他认识一位在日本留学的姐姐,嗯……听朋友的描述,这位姐姐大概是个文艺清新的女学霸。虽然无论是性别还是经历都是道听途说,总之,听起来很厉害就是了。过了有些时间,我这位朋友给我发了一个b站的视频,说是之前跟我说的那位在日本的姐姐发的。如此,我关注了她的b站账号。

又过了很长时间,时间线到了今年。三月的某天,收到条b站的消息,“我们已互相关注,开始聊天吧~”(好蠢的功能)。点进关注我的这个用户主页一看,好嘛,是我好久之前关注的那个在日本的姐姐。很奇怪,总之就是莫名其妙地多了个粉丝。

过了没几天吧,刷Twitter时候,点进某时政内容推文的评论区,看到了熟悉的昵称和头像。巧了,正是那个姐姐。都遇见了,就点进她个人主页看了看。推文大都是和好友的互动,还在个人介绍里看见她贴出了自己的个人博客。说真的,有种通过网络视奸的快感和负罪感。快感大抵是来自于茫茫网络世界的偶然相遇,况且还是跨越了某个长城的网络相遇的惊喜,还有对于窥探的好奇心的满足。

网络世界也不大嘛。

只是又过了没几天,她注销了自己的Twitter账户。

考虑到她的Twitter账号有数千个关注者,所以注销账户这件事和我应该没有直接关系。

但是果然,时至今日,我时不时还会思考我关注她Twitter账户的行为是否正确。

至于b站上,也被取消关注啦。


来世再会

一年前,我遇见了名为星奈铃的一个VTuber。她本身是个日V,但是中文超级棒。我好喜欢掌握多种语言的人,感觉星奈铃充满知性,我对其魅力难以抗拒。其中之人还是个社畜,经常在动态里分享每天的饭、工作上的种种事,这种真实感也是我喜欢上她的一个原因。相比于我看过的其他V,星奈铃能给我“切切实实在地球上活着”的感觉。很多的V,即使我与他在赛博世界相遇,但是总觉得在现实中,对方与我甚至不生活在一个星球上。

后来,在去年六月,她毕业了。

说实话,看VTuber在我生活中是一件十分边缘化的事情。我不曾送过礼物,甚至也很少看她们直播。看Vtuber直播可能是在所有事情我都不想做的情况下,实在是无聊,实在是寻不到开心,才会去做的事情。在做别的事情的时候挂在后台听?这种情况下我更青睐听音乐。

所以我并不多么伤感,也不会去送上祝福什么的。看到她毕业,给我的更多是时光流逝的感触吧。

最近,看视频的时候遇见了名为美月もも的VTuber切片。惊叹其声线与星奈铃之相似,满心欢喜。去翻了翻她刚注册时候的动态评论,终于确认了是星奈铃转生号,只不过是由原来的企业势转为个人势了。公司的直播、活动和数据压力太大,她本身还要上班,恐怕是太过劳累选择辞职了吧。想起来之前她在星奈铃的账号上提到过忙不过来的事情,这也就说得通了。

没了业绩要求,还有本职工作,这下子VTuber真的就是凭爱好去做了。但是可以看的出来,无论是直播还是粉丝活动,都有在好好组织。听说她还有去上声乐课,一直努力的人真的好有感染力。总之,就这样与她在赛博世界的来世重新相遇了。

当然,感谢演算法,帮助我与她再会。不过我其实还是蛮讨厌平台的推荐算法的,不过这又是另一个值得说道的话题啦。

最后感叹道,赛博世界的生命真是自由啊。若是桜庭夜也有来生……

想起了一首日语歌,グッバイ来世でまた会おう。再见,我们来世再会吧。


桜庭夜的性别二象性

在网络上保护自己的隐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话虽如此,对于个人的相关信息,比如年龄、学历、性别、生活的地方之类的,我虽在写文章的时候有刻意隐藏,但也以某些模糊的表述透露过不少。

我几乎从来没在意过我在网络上的性别表征这个问题,只要我不说,我就永远是女生和男生的叠加态!我在网络上遇见的人通常也不会以哥们、兄弟或姐妹相称。直到有一天,我收到如此的回复:

姐妹,你跟着谁的教程学的呀?挥挥づづ~~~

这可太少见了。我已经习惯了在网络上用昵称称呼别人,如今突然被别人假定了性别,以姐妹相称,倒还有些不习惯。这种不习惯由九分的诧异和一分的新颖组成。

她,或他,我自然是不敢假定这位用户的性别,但姑且以他称呼我的方式作为参考,把他称作她吧。我这么谨小慎微是要做什么啦!她的这条回复,也许只是出于个人的语言习惯,在不曾对我有过一丝了解的情况下,直接称呼我为“姐妹”。即便如此,这件事还是让我重新审视我的互联网性别,桜庭夜这个人设的性别。

在隐去性别的互联网上,想要知道某位用户的性别,恐怕只能从该用户发表的言论来判断了。虽然直接按照分享的爱好、说话的方式、语言风格等透露出的信息,通过固有印象给别人打Tag算不上合理的事情,但总归能依靠社会的常识和统计的数据来初步判断其是怎样的人。

所以无论知道我真实性别与否,能否通过我的博客、我的推文,以及与我私下的交流,让桜庭夜的性别往某一个方向偏去呢?

嗯,在我自己十分主观地看来,还是相当可以的XD


先叫声前辈听听吧

上个月被网友询问了WordPress相关问题,还让我对他的博客提提建议。啊,真的,超有成就感的。珐露珊前辈,我懂你!

我从2017年初次尝试建立杂话铺子,2019年开始积极更新(其实17、18年的归档里还有好多篇博文,但是黑历史)。到今年,我经营杂话铺子也有五年有余了。

虽然比身边的同龄人多写过很多东西,但我也不敢以多么特别的身份自居。我一没读过多少书,二没见过多少世面,妙笔生花的能力不曾拥有,针砭时事的勇气也拿不出来。要谦虚,要抱着一颗学徒的心,要……这些名言警句,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

但果然,被人夸赞,还是会让我很开心。什么嘛,我超勇的好不好

行了,太臭屁了。人家只是说了些人际来往间的说辞,你这么高兴干什么?你不会没朋友吧,桜庭夜?

其实也没提出什么像样的建议就是了。

没什么特别的建议。我既不是学习CS的,也不是个优质的内容创作者。但是既然选择做了“建立个人博客”这种逆着潮流的事情,就只要坚持下去就好啦。

自己口口声声说着“只要坚持下去就好”,却更新不出什么像样的文章吗……

无路赛!


完成于即将告别的宿舍、似是而非的夏夜。从路由器插座偷的电对本文提供了大力支持。

评论

  1. 已编辑
    9月前
    2023-6-14 13:57:06

    诶,星奈铃这一小节是新的吧,我记得之前是没有的来着。
    我也很喜欢看VTuber。但可能我是个声控,会因为某VTuber声音很符合我的xp然后跑去油管订阅TA的会员,拿TA的杂谈当睡前ASMR(虽然几乎听不懂),然后慢慢发现灵魂也是很有趣啊。(说出来总感觉有点变态。)
    星奈铃确实是位很“接地气”的VTuber,但又不是“接地府”的那种(比划)反正她就像她那口中文一样让人感到亲切愉快。虽然我只是个切片人,但还是庆幸她能转生成功啊。同时,感谢演算法。

    • 博主
      9月前
      2023-6-15 0:32:08

      我应该也算个声控吧。虽然在虚拟世界里寻找真实感……但果然还是想寻求些真实感!而虚拟主播和三次元最相关的点就是声音了吧(虽然开个变声器也没人知道)。不过,我倒是也因为某些V的皮的模型性能很强劲(?)而关注他们,没办法,太流畅、太好看了。
      没错,星奈铃这一小节是我之后更新的。没想到我写的东西除了自己还会有其他人读第二遍啊(泪目)

      • 9月前
        2023-6-15 15:13:48

        确…确实,例如某雨刮器的性能就很强劲(
        本数字生命喜欢到处网上冲浪,只是一般很少留痕(嗯,没错,“视奸”超爽的)。而且写完发出来的东西只被人看一遍也太可惜了,回看发现有新内容简直就像找到彩蛋一样惊喜。

  2. 木声
    9月前
    2023-5-28 14:43:23

    能坚持每一段时间进行固定的创作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我觉得。我最近总是在跟朋友的聊天中大谈特谈,但是每当想要自己静下心来写些东西的时候就大脑一片空白。有种丧失了自我表达能力的感觉。
    互联网真的让人与人的距离被拉进了很多,想一想迄今为止有许多朋友都是结识于网络,也因为网络世界的内容与一些人变成了朋友。但是由于互联网跨越物理空间时间的特点,很多时候会让我想到:我真的了解对面的这个人吗?我们关系真的很好吗?这样没法确定的事情。在我看来,互联网是跨越了时间空间但是增强了心灵连接的东西,可是完全脱离现实的话,这样的连接又能维持多久呢?感觉要进入哲学领域了hhhh

  3. 河童
    9月前
    2023-5-27 12:34:44

    先不论道德,网络视奸确实是快乐的,
    但也仅限于自己一时感兴趣的人了(笑)

    • 博主
      9月前
      2023-5-27 18:33:37

      我觉得如果是主动在社交网站上公开出来的信息,从道理上来讲,浏览这些信息应该不存在“视奸”这种说法。视奸这个词的语义还是被过分扩大了。
      或许是受社会和网络环境影响,还是会不由得自我道德谴责。

  4. Zeee
    10月前
    2023-5-24 22:58:43

    恭喜桜庭夜前辈毕业!
    如果说顺应“作品在完成之际,作者就已经死亡”这个观点,文字在发表之际就是一种独立的存在的话,那能不能说文字也是有属于自己的“性别”和“性格”呢?大概不少人写字的语言习惯和说话时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光凭文字也很难猜测对方在现实里是个怎么样的人。干脆就将书面的自己划分为另一个人格好了,这就是赛博空间的魅力啊。
    另一个观点来自一段不知出处的话:“作品即人。它不是人的一部分,而是人的一个阶段,是这个阶段的全部的那个人。你虛作品就虛,你躁作品就糙,你脆弱作品就生硬,你高傲作品就小气,你浅薄作品就邪恶。你懒,就没有作品。”也有它的道理。
    反正说起桜庭夜,我第一反应大概是高坂丽奈吧(误)

    • 博主
      9月前
      2023-5-25 21:53:59

      Zeee前辈不要说笑了,我还没答辩呐!
      这两个观点也可以说是不谋而合。不仅读者难以揣测出作者在创作作品时完整的心思,而且作品在完成之际,那一个时刻和完成作品的时间段内的作者就已经死亡了,连作者自己在一段时间后也琢磨不清当时的自己是如何想的了。就像我看自己从前的文章时,也会发出“诶,我以前是这么想的啊”;当下的我写文章时,有时也会感到“好像我从前不是这个说话方式来着”。(太健忘了吧!)
      这么说来,文章好似也像照片一样,具有“凝时”的效果。这样的话,如果AI再强大一些,说不定就能由这些碎片的我组成一个完整的我了!不过这个不健忘的自己,还是自己吗(哲思中)
      最后一句话,代表着桜庭夜美少女说成立(不是)。至于对Zeee的印象,大概是全能全知的神明吧(?)

      • 9月前
        2023-5-25 23:43:04

        这样的神明大概是个野良神吧
        “我并不是什么都知道,我只知道我所知道的。”(诶?)
        起码封面的字写得比我好看(

  5. 10月前
    2023-5-24 0:33:59

    你的网站底下有广告诶
    广告

    • 博主
      10月前
      2023-5-24 12:25:11

      这是我自己加的Google AdSense。如果广告被点击,那么我就会获得一定的收益。
      顺带一提,收益时至今日依然是0

  6. mitcher
    10月前
    2023-5-24 0:30:12
    • 我也会忍不住关注喜欢的人欸,但是不会真的去“关注”(不让对方发现,嘻嘻)。始终觉得,如果有人也视奸我的话,对方一定是一个品味很高的人。
    • 关于性别二象性,我也经常在小红书上被人叫姐妹啦哈哈哈,觉得很好玩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moji
2233娘
kumiko
蛆音娘
原神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4 桜庭夜 | 杂话铺子
Theme Arg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