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与冰
以下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36℃

下午两点半,第一节课下课,正值这夏日中一天最炎热的时刻。不对,现在已经立秋了。那就是这秋日中一天最炎热的时刻。即便是课间,我却不得不抄写刚刚那节课上落下的笔记——要是我上堂课没有睡着的话。

这种炎热的下午,无论如何都让人昏昏欲睡。更何况,现在还是暑假,为什么就要来学校开始补习了?这不合理!负责人在哪里?我要投诉,投诉!

心中对学校的吐槽翻涌之时,另一本课本的主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夏天是什么时候到来的呢?”

坐在我前桌的同学回过头来,向我抛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看来她想用这个问题来度过这个炎炎夏日中,不对,是炎炎秋日中的一个无聊的课间。是时候让快要熔化的笔尖休息一下了。

“是立夏吧。根据二十四节气的话,立夏不就是夏天的开始吗?”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并与之反问,想让这个话题延续下去。如果没有这个话题的话,我就只能拖着腮帮、继续抄写笔记了。

“这只是一种说法。气象学对于入夏有严格的标准,若一个地方的日平均气温稳定在 22℃ 以上,才能确定为夏季开始呢。所以,‘立夏’只是夏天快要到来的预告,并不是意味着‘入夏’。”

她一直都是这样。总是知道一些莫名其妙的知识,和她在一起真是能学到不少东西。可惜我并不博学,也不强识。可能这十几年间我已经从她那里听说了无数奇怪的知识,但是能记下来的几乎没有。

“呵,那现在这三十多度的高温,真可谓是‘夏’呢!”

“提问,什么时候夏天结束、进入秋天呢?”她继续说道。

“昨天是立秋。立秋你知道吗?秋天的第一个节气,你不会不知道吧?”我略带挖苦地反问回去。我当然不是真的挖苦和嘲笑,我没有这个本事。我脑子里可怜的知识储备于她来讲,莫不是沧海一粟。

“废话,我当然知道立秋是第一个节气。我还以为你会回答‘从气象学上来讲,平均气温要低于多少度才算是秋天’呢。”

“你以为我是像你一样的百科全书吗?”

“并不是什么都知道,只是刚好知道而已。”

咦,你是不是说了什么动画的台词?

“好的好的,百科全书小姐,老师已经进来了哦。”

说罢,这一段有着莫名其妙知识的莫名其妙的对话就此结束。

粉笔敲击黑板的声音传入耳中,身边环绕着同学们哗啦啦翻书的声音。

即使教室里的所有窗户都开着,没有一丝风从外面吹进来,窗户已经变成了纯粹的摆设。远处的操场上却出现了“水洼”,并伴随着摇曳腾升的波浪。那波浪从何而来?是风吹出来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烦请您吹向我的教室吧!

啊,热浪吹过来的风,应该会很热。

那还是烦请您停手吧。


“哐啷”

清脆的碰撞声和落入底部时在内壁间反弹而形成的沉闷混响,组成了极具有辨识度的声色。不用一耳朵,就连半耳朵都能听出来这是什么声音。

她拿出了她那个一如往常的印着小熊图案的保温杯,轻轻的拧下杯盖,按下按钮,往杯盖中倒入淡褐色的液体。

冰麦茶。她怎么会把这个犹如魅魔般勾引人的饮品,在这360度无死角环绕在身边的夏日,带到学校来。她杯子上的小熊越看越像勾引着我的恶魔了。

“保温杯里不一定要装热饮哦。”说罢,她若无其事地小嘬一口盖中的麦茶。

“我知道。”

“你上节课的时候在想为什么路面上会有“水洼”吧。”她饶有兴致地一只手托着腮,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窗外。

虽然很不爽她一下就猜中了我上课走神时的内容,但是相比于还在持续勾引我的冷饮,这实在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我无心去看外面的水洼,只是假装毫不在意,偶尔瞥视一下她手中的麦茶。

“是的”

“我可以告诉你答案哦。”

可恶,想必她一定知道我想喝她带来的饮品,却仍在借着她那如百科般的知识储备,用凌驾我之上的气势,不停地绕着圈子!

“我有个疑问”我忍不住了。“请问小姐什么时候才会问我‘你要不要喝麦茶’?”

“是由于贴近地面的空气温度高,导致空气的折射率不同,最后才产生了如水一样的反射效果。另外附赠一个小知识,要更有礼貌的提出合理请求,才会被对方接受哦。”

她又拿起放在桌边的保温杯,晃了晃。冰块再次发出美妙动听的声音。此时此刻,这一定算得上是天籁之音了。如果我是乐团指挥,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冰块作为乐器加入编曲和演奏。明明知道我对着声音毫无抵抗力,却还是这样做,真是得寸进尺!

“请……请分给我一杯麦茶!”想必我反击不成却被捉弄后投降的样子很滑稽吧。

她莞……莞尔,切,她哪里是莞尔,那憋笑差点没憋住,就差大笑出来被全班听见了。

她如变魔术一般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纸杯,上面还写着“给笨蛋”这样的字。既然准备了,就早点拿出来啊好不好?不对,我才不是笨蛋!

她拿起水杯,按下按钮,向杯中倒了半杯茶。接着,她又拧下保温头,想要继续添满剩下半杯。

“为了感谢你陪我度过无聊课间,作为补偿,赐予你几个你最喜欢的冰块。”她仍是那样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如宣誓一样说出这句话。

虽说我是很感谢啦,但是,用这么大的瓶口倒水真的没关系吗……喂,等一下!

没等我叫出来,数个冰块从杯中砸向纸杯中,茶飞溅到桌子上、地面上、衣服上。还有一块冰被她受到惊吓后的、幅度大得夸张的抢救动作挑到了窗台上,滑向了墙外的草坪。

“虽然你知道那么多有的没的知识,做事倒还是毛手毛脚啊。”我无奈的看着我被溅湿的衣服,好在泼溅面积不大,而且还是深色衣服。

但她的薄白色衬衫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放课后

“我考虑了一下,果然秋天开始的标志不是立秋,果然还是要从气温的角度来考虑。”

“你自己知道答案吧,气温要低于多少度才算是。但是可惜,我对这个并不感兴趣,我只想要快点回家。”

我在收拾书包的时候,她冷不防地跟我说话。我要放学回家,回家你知道吗?那是有空调、沙发、冰麦茶存在的地方!不要打扰我收拾书包回家!

虽然是这么想的,我还是回应了她。毕竟收拾书包不是什么需要注意力的事情。“所以说,你一下午都在考虑这无关紧要的事情吗?”

“哪有!我还是有好好听课的。再说了,这种简单的问题需要考虑很久吗?你是笨蛋吧!”她似乎有些生气,“所以说,你是怎么想的?关于入秋。”她继续追问。

我停止正在收拾书包的手,开始考虑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首先,我不是笨蛋。”我答道,“立秋就是入秋,入秋就是立秋。立秋的英文是什么?Beginning of Autumn,秋天的开始。”说罢,我继续收拾我的书包。真是难得,我竟然有种能说教她的感觉。

她很久没有再回复,也开始收拾书包。

“但是,明明立秋过后,夏天的一切都还在。热在三伏,秋后一伏。热浪还在,烈阳还在,绿荫还在,蝉鸣还在;轻薄的衣着还在,小店的冰糕还在,人们对于凉爽的追求还在;凌晨很早天就亮了,即使放学时也天色尚早。明明夏季的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为什么就说夏天结束了?为什么古人要把立秋安排在这么早的时候?”她一口气将言语倾泻出来,仿佛要将这持续流动向前的时间搅得云翻雨覆。

这可真是一段足够长的话,咄咄逼人的气势拉住了正准备起身离开座位的我,反过来用疑惑的表情看着她。

“你为什么对这个问题这么执着?”我想不出什么好的答复,只得用这样的话敷衍她。

“我想听听你的答案。”她紧接着平静地说。

她是认真的,我不能开着玩笑敷衍过去。至少,如果我想要早点回家的话,我就要认真地尽快解决这个“麻烦”。

“没有什么答案,节气如何安排是古人的事情。夏天结束了,世间的万物将会迈向秋冬,然后迎来新的轮回。就这么简单,这是自然的规律。是天理,天行有常。”

“可是万物都在为这一夏做准备。从秋天开始凋零,冬天开始储存。待到春天又重新开始蕴育生命,再等到夏天迸发出无尽的光与热。仿佛,它们的所有努力都只是为了活在这个夏天一样。对,就像蝉那样。”

她看着我,仿佛在寻求着什么。是她口中所谓的“答案”?还是我微不足道的认同?

“换而言之,我觉得只有在夏天,才有活着,不,没有那么严重。只有在夏天,才有生活的感觉。所以,我不想承认它们的积攒和努力就这么短暂地存在,然后消逝、结束。我喜欢所有生命迸发生长的样子,我喜欢与他们生活在一起,所以我喜欢夏天。我不想要夏天结束。”

啊,突然想起来,好像有种这样的“心理病”。叫什么来着?夏日假期综合征?名字什么的无所谓啦,总之就是当夏季离开、假期过去等各种事情夹杂在一起时,引发了奇怪的“病”。我想,她一定是“生病”了。

空气愈来愈沉闷,我似乎已经快要喘不过气了。此时此刻,氧的原子质量一定不只是16。

“喂喂,也有在寒冷的冬季环境下才能生存的生物啦。”我必须快点从这气氛里走出来。

“在阳光和热量充足的夏季才有广泛生命迹象迸发的大范围表征!”

“北极熊听了会很伤心哦。”

“我才不管这么多!”


晚饭

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在争执了半天类似“生物多样性”与“生态环境”这样话题后,逐渐一言不发,只是安静地走着。

搅动着沉默空气的只有他手中推着的自行车链条发出的有规律的响声。偶尔两人踩到落下的树叶,却也发不出声响。那不是秋日的枯叶,只是走在时间线前面的夏的树叶,饱含水分和热量,躺在地面上。

没有暮色苍茫,没有凉晚微风。有蝉鸣,有热气,有挂在西山却迟迟不坠落的太阳。

“果然,入秋的标志还是不要按照立秋来算吧。立秋过后不是还有个节气是‘处暑’吗,是‘走出炎热’的意思吧”他首先打破了宁静,好似又要引起一番争执。

“哼,你终于体会到夏天的美、爱上夏天了吗?”她不屑地回答他。

“是,但又不是”他说,“我认同你对夏日的长篇大论,但是我不认为仅有夏天才是这个样子。”

“哈?那其他季节你能感受到什么啊?伤春悲秋叹冬?与冬眠的虫子一起活着?”她提出了尖锐的质疑。

“嗯——大概就是‘不管哪天你来我家,都能吃到我做的饭’这样的感觉吧。”这可真是个奇妙的比喻。

“不一定要真正的‘生命’才能带来活的感受。由折射率不同产生的‘热浪’和饭菜里飘出的热气其实是一种东西——它们都是生活的呼吸。”

金橙色的夕光打在路边的树叶上,深绿的树叶也染上了初秋的色彩。

“我做的饭菜的味道并不会受到时令的影响。无论今天是夏至,或是立秋,酸甜苦辣咸是不会变化的,你的被填饱的肚子也是不会变化的。这些都不是夏日的生灵带来的。很多东西是切实凝结在每一天的时间中的,从朝阳至晚霞。‘活’的感受,亦是这样的东西。”

“才……才没有吃你家那么多顿饭!”她突然抬高了声调,“不过……大概能理解你的意思了……”

傍晚了却也不见一丝微凉的夜的影子,闷热的空气让人喘不过气,两人的脸或许也因此略泛微红。也或许,是晚霞的缘故吧。

“就算是饭,也有很多种。亦可以搭配上菜,比如说我会做的菜有很多哦。一天换一样……嘛,十天换一样我大概能做的过来吧。总之,不会总是重复一样的食谱吧。”

“都是伯母教你的吧。”

“嗯。”

“那我今晚……能去你家吃饭吗?”

“可以,只要不要吃饱后一觉睡到下个夏季就可以啦”


尾声

“在教室里的时候,你脑子里是不是在想‘眼前站的这个人是不是个笨蛋?’”

明明菜马上就要送入口中,她却又放下手中的筷子,如往常一样,向我抛出疑问。真是美食也堵不住她的嘴啊。嘛,虽然是我自认为的美食啦。

今天少有的说了这么多话,更何况对话的对象还是她。你能体会到身为“文盲”的我对她说出那番话需要绞尽多少脑汁吗?我已经很饿了,拜托快让我好好吃饭!

但是,我还是回答了她,如往常一样。

“没有哦。”要是承认的话,无异于找死。

“我在想,即使是你,也会穿那么大胆地内衣呢。”

“什……什么时候!你给我说清楚!”她的声调抬得更高了。

“麦茶倒在你身上的时候。”

“你竟然!”

……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无关于本文主题,就不在此交代了。我相信,没有什么比要继续延续下去的、偶尔闪烁着耀目光点的日常更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了吧。


后记

大概在五月的时候,我想出了这么一个标题——《36℃半夏与冰》,终于在这金风送爽的九月,完成了这么一篇文章。

最初只是想要把所有夏的印象都糅杂在一起,写一篇仍是从我的视角出发的记叙文。在跟随PC426环游了半个夏季日本后,在直播结束的最后一天,莫名其妙的产生了悲伤。愈发想写点什么来记录夏日。

但是在动笔之后,忽然有了写小说的想法。

写成了小说后,也能把我一直想写,但却无法用我的视角写出来的、夏日印象的最后一篇拼图——恋爱,融入到文章当中。

综上,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小说,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希望能带给大家读校园恋爱喜剧轻小说的感觉。

要是在轻小说的感觉之外,与我的文字产生共鸣,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夏の終わり 夏の終わりには

夏日的尽头 在夏日的尽头

ただ貴方に会いたくなるの

就很想见到你

いつかと同じ風吹き抜けるから

似曾相识的风 将旧时记忆唤起

评论

  1. 霂森西
    11小时前
    2021-9-20 22:05:40

    太强了 www
    先前看桜庭夜的文章都有种轻小说的味道 这次终于等到小说了٩(ˊᗜˋ*)و
    《放课后》的那段真的有给我挺强的共鸣,或许本人喜欢夏天的原因也有如此

    • 桜庭夜 博主
      11小时前
      2021-9-20 22:26:40

      或许是受动画和轻小说的影响比较深 2333,以后也会继续尝试其他风格。
      夏天赛高!不过春秋冬季也有很多地方可供欣赏和品味。
      最后,提前说一声中秋快乐~

      • 51分钟前
        2021-9-21 8:21:17

        确实,每个季节都有属于自己的物语呢
        开始期待其他风格的小说惹
        中秋快乐~

  2. mikusa
    6天前
    2021-9-14 23:41:30

    阿哲,怎么都在写小说

    • 桜庭夜 博主
      6天前
      2021-9-14 23:42:39

      觉得好玩就写了www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颜文字
2233娘
kumiko
蛆音娘
原神
上一篇
Copyright © 2017-2021 桜庭夜 | 杂话铺子
Theme Argon